芒果霜

我FFF,,,佛慈悲

不归路

最近见了太多糟心事,文笔不好,见谅。


执笔那一刻起,就是一条不归路。

不归路上有同僚,有至交,亦有知己。

更多的,是一群永远保持着少年热血,不怕梦轻狂,书写自己所爱所恨世界的人。

我们以为这就是青春,这就是热血,通往前方的道路十分的辽阔。

年少不怕梦轻狂。

但是我们从未想过不归路的尽头,是梦的彼岸,还是伤痕累累。

我们也从未想过这是一条不归路。

前方的道路看起来辽阔,实则充满荆棘;梦想固然美好,但很多时候,看起来也似乎十分的不切实际;同僚至交虽然很多,但扪心而问,有多少人已经与你渐行渐远?

神说:“年轻人,你可能在这条路上遍体鳞伤,你可能一事无成,你可能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你可能获得只是暂时的昙花一现的盛名,而后万劫不复。”

“就这样,你还要走下去吗?”

A说:“我受不了圈里天天指桑骂槐到处乱喷的环境...抱歉,我选择离开。”

B说:“嘛,同人?又不是你们写的原作,这么积极干什么?闲得蛋疼啊。”

C说:“我看情况吧——反正圈里少我一个不是少。”

D抹了一把脸上的伤痕,道:“走啊!为什么不!”

E说:“你们不知道那本书作者有多么恶心吗竟然还粉她的书,一群智障!”

...

于是D一个人接着走不归路。

他发现神的话是对的,有人骂他,有人喷他说你竟然写这恶心作者的同人也是够恶心的,有人@他实名怼人,也有人劝他不要再写这对CP了,没人看的,没人喜欢的。

明枪易挡,暗箭难防。

无数次的挣扎,放弃,辗转,D拖着遍体伤痕慢慢走着,神再次来到他面前,悲悯道:“孩子,你还要接着走吗?”

D犹豫了片刻,或是很久,一滴泪水滴落在地激出小小的尘埃。

“虽然被人骂,被人黑,好多人也不在了,”

“但是...”

但是总有一些人永远的撑在这里。

总有一些人会毫不吝啬地评论夸奖并且期待文章的后续。

总有一些人在你受到伤害而不知所措时挺身而出。

“但是,我还是想走下去。”

我还是想走下去,哪怕剥皮为纸,折骨为笔,刺血为墨,我也要且行且歌。

这是D。

亦是每个坚持留下来的文手画手的缩影。

百家争鸣的历史,源远流长的文化,传到今天能体现的,能真正被人带入到现在生活中的很少。

因为中国人最擅长自以为是,捕风捉影。

这么说某些人可能不太高兴,那么简单点说,就是看不惯别人的好处。

一本书火了,立刻哎呀这本书之前也没怎么样啊是不是弄营销了真是恶心啊不计手段啊世道真是险恶。

要是这本书有点疑似撞梗,立刻哎呀我就说吧这本书怎么可能那么牛逼不就是抄的吗,啧啧,我说的没错吧。

自以为是的盖棺定论,自以为是的捕风捉影,自以为是的一传十十传百,自以为是的轻蔑贬低别人辛辛苦苦的成果,自以为是地去扒人。

这就是当今中国网络写手圈的一个混乱状态。

可笑的是,很多人,或者从他们言语行动来说已经不算是人的灵长目人科人属物种还理直气壮地觉得自己没错。

这个作者就是恶心啊,我有我的言语自由权,你干嘛?

所谓红黑,无非是先红再黑,运气好是红黑红,运气不好就是黑。

最可悲的是写手,说一句话,或者试图讲一句道理,灵长目人科人属物种马上煽风起火:呦呵你还敢骂我们,你个恶心的人有什么资格骂我们,你这是侵犯我们言语自由权人格尊严权!

您老想想,写手也有人格尊严权!也有言语自由权!

写手不是个赚钱的行业,我们当中有很多学生工作的年轻人,我们写作的时间都是一点点从休息时间中挤出来的。

我们不求多少人看,只希望一方净土,供与挥毫泼墨。

如今这方净土兵荒马乱,前人的无形的鲜血在地上四处横流,杀人者挥刀快意,仰天长笑。

我们能做的,便是不管不顾,提笔作刀,凭永不褪色的意气,迎前奋战。

                                                            ——谨以此文敬所有被某些灵长目人科人属物种怼过的太太们。



文中“年少不怕梦轻狂”一句出自《胆小鬼侦探》作者苏盈的日记。


评论 ( 10 )
热度 ( 26 )
  1. huangyang芒果霜 转载了此文字
    是的了!

© 芒果霜 | Powered by LOFTER